向ジ日葵

你好这里小溪。
主混aph,银魂。
喜欢神威和王耀无法自拔的地步。
主cp杂食,兔威高威本命。
天雷威冲和双神。
双神亲情向接受√

同居三十题其一

瞧瞧这位太太!

七月初九:

相隔两地的电话
极东
切得整齐的生菜入汤,热油溅上勺把,又顺柄滑落重融其中。桌边围了三人,大都百无聊赖。王嘉龙拿着遥控器不断换台,彩屏上播放着一顿一顿的新闻联播,偶几出现的肥皂剧不影响其之连贯。王濠镜半趴着桌,眼镜堪堪挂在鼻翼,长衫将落地,衣角因其动作不时粗略掠过地毯,他正把玩一枚象牙骰子。唯一的女子对着墙上挂历怔神。
门外鞭炮声起,雪簌簌下,打湿窗花。
王耀在里间,他握着电话未语,因紧张手心泌层薄汗。那一端的人也不开口,可闻仅轻细呼吸与雪层离析后崩塌,木屐踩踏声似从悠远处所至,每叩皆带风过树林的沙沙。
二者皆不坦率,在情感方面最甚。撇开八年不谈,追溯另两千年,相知这页早被涂抹满,诉说却是空白。
寂静持续,心跳也止住。此间唯剩寒潮流动,大抵缘冷空气所故。
“除夕快乐。”是极久未曾真实入耳的声音。
“除夕快乐,怎么忽然想起这个节日了,大晦日过了好段了吧?”
“解释来倒也离奇,这几日风凉得刺骨,海水的咸湿竟随着一并吹过了,教在下不免思及远方。”
“毕竟是岛国。”
“虽说的确如此,烟花迸上空中炸裂的响声似被风从对岸带来了。”
“说起这个,我最近读了本你家作者的书。”
“是哪一位?”
“夏目漱石,是个不赖的作家!”
“这位在下也略晓一二呢。”
“别啦。说起来,今晚月色很美啊。”
烟火窜往高处,划过天幕,呼啸顿发。
浪击打礁石,林里窸窣更密。
“我知道。”

评论(2)

热度(43)

  1. 向ジ日葵七月初九 转载了此文字
    瞧瞧这位太太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