向ジ日葵

你好这里小溪。
主混aph,银魂。
喜欢神威和王耀无法自拔的地步。
主cp杂食,兔威高威本命。
天雷威冲和双神。
双神亲情向接受√

"小菊,嫦娥姐姐和月兔就住在月亮上哦。"

「一瞥过秋」(14)终场

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哇呜呜呜呜呜呜呜

七月初九:

极东cp,菊耀向
*ooc注意,私设如山,非国设。
王耀回到了那间小院子。家具物什因长久未被使用早已蒙灰,显出副破败模样。凄清气息充斥,欲驱不得,欲避不能。门外动荡时局更将人锢在这一方囚牢里,草木不长,悲伤倒代它生。
王耀见此状,疲于清扫,只稍掸沙发上的落尘,就着困倦无力陷入。
“总算至底。”他呆滞凝望着天花板,心中无故感叹,他眨眨眼,强遏苦楚,自语道:“老天也称得上仁至义尽了,我这短暂命途里堪逢挚爱,倒不虚此行。”
如此慰藉确带几分自欺欺人的意味,他知晓,可这难扼病痛的最末,不借以虚妄怎度余日?
睡意无可抵挡,连他可怜怀缅也尽数吞噬掉。分明这房间空落一如,入目是墨暗天空与明灭繁星。忽闻梅香,耳侧故人呢喃依稀,温存却早已褪去。
他艰难扭动脖子僵硬转头,瞥向窗外。
竟已深秋。


他想见王耀。
弃了这职位也好,被暗恨也罢,被追打唾骂被千刀万剐皆不足惧。仅仅再见上一面便足够。
可惶恐又作祟,对未知、无法掌控所生的惶恐。
“在下就是这么个差劲的人。”昔日这调笑话到如今再忆起却只觉好笑。
现下已无法子可觅。既回了日本,不消说,定有不尽事务缠身,再者近来前线吃紧,保不齐便会被遣去增援,介时自身性命尚难顾,哪可能有机会再去中国。
失于朝夕无处怨,毁于一旦怎堪寻。
他将案上油墨未干的诗信再最后审视番,再握笔近带虔诚之意落下款。这封信无处寄,无人收,它成了无主的家伙,同它的创作者一般,身载孤独与深情。
也仅是载着了。
本田菊理理戎装,朝门外走去,纷争正起的门外。


王耀于那个秋天病逝,他事先托了位戏园旧相识帮忙寻棵梅树将尸身葬在其脚边。那位也秉他意愿找了片梅林把人埋下。
这片梅林似曾浸染过星华,花瓣上露珠总熠熠发光,如人眼眸。


“本田上官响应国家号召毅然奔赴前线,创下累累战功--”这张报纸的下半截被撕去,后面内容无从得知,只“讣告”二字赫然纸上。
那封书信被从敞开的窗进入的风卷走了,失了踪迹。


真的很希望各位能认真阅读!因为伏笔及与前文照应真的很多,信我,略读与详读区别很大的,感受也不同!


终于完结啦!那首诗我再放一遍ヽ(゚∀゚)ノ


我们别于严冬却又寄情于其。
北海道的雪景与北平的你,较之而言也逊了色。
记忆已脱落斑驳,你明亮眼眸却仍深刻。
朱唇红妆,柔婉腔调,荡荡悠悠转入心间。转进笔墨绘成的江南烟雨里,转进陕西秦腔里的蒹葭轻歌中。
禁不住地想对你道声,月色多美。
桃花几近凋谢的病态之美,也无法比得你恍然身影。
夜清粥日甘茶,朝相思暮相望。论之曰岁月静好。
与其思这窗外连绵枪声战火,不如数你笑容。
我们知于深秋却又失于此间。
红叶漫山塞野,北海道的樱花零落遍地,北京的你又落于何处?
这一戏竟已至终场。
那一瞥却已过此秋。

都在画些什么……
明天尼桑生日啊啊啊啊!!!!

不行我要挂这个傻瓜
九儿你什么时候更,我什么时候fafa。

@七月初九 表白她,文章写的超棒!